四大名著中的元宵节

  四大名著中的元宵节

  余世存

  元宵节在唐宋时期形成习俗,在明清时期走入节日的辉煌。自元末明初到清乾隆年间,五百年中涌现出的集文化大成的小说,如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《三国演义》和《红楼梦》中,都有对元宵节的描写。这些描写可以让我们想见古人是如何参与创造出节日似锦繁华的。

  《水浒传》中描写了三个发生在元宵节的故事。第三十三回“宋江夜看小鳌山,花荣大闹清风寨”,第六十六回“时迁火烧翠云楼,吴用智取大名府”,第七十二回“柴进簪花入禁院,李逵元夜闹东京”,书中的元宵节既热闹又跟打打杀杀有关:“如花仕女,人丛中金坠玉崩。玩景佳人,片时间星飞云散。瓦砾藏埋金万斛,楼台变作祝融墟。可惜千年歌舞地,翻成一片战争场。”

  跟《水浒传》中元宵节的热闹和打打闹闹不同,《三国演义》第六十九回“卜周易管辂知机 讨汉贼五臣死节”一章中,耿纪、韦晃、金?和吉邈、吉穆五人计划在许都正月十五庆赏元宵佳节之际起兵讨伐曹操。那一天,“天色晴霁,星月交辉,六街三市,竞放花灯。真个金吾不禁,玉漏无催!”城内四下火起,烧着五凤楼,皇帝避于深宫。曹氏心腹爪牙,死据宫门。城中但闻人叫:“杀尽曹贼,以扶汉室!”但五人势孤力单,不是被曹军擒获,死于乱军之中,他们的宗族老小,也被曹操命人皆斩于市。

  《西游记》中则写了天竺国的元宵节,第九十一回“金平府元夜观灯 玄英洞唐僧供状”:十五元宵之夜,唐僧师徒四人进城观看灯会。这场元宵灯会,让唐僧又经历一场劫难。青龙山玄英洞的三个妖精化作一阵清风将唐僧摄到洞中。孙悟空与猪八戒、沙和尚与三个妖精进行了数场大战,并搬来二十八宿中的四木禽星前来助战,才救出唐僧,师徒四人继续往西天取经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的第一回“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”提到“社火花灯”以及“看过会的热闹”都是指元宵节的活动。第十八回“林黛玉误剪香囊带 贾元春归省庆元宵”,第五十三回“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”,第五十四回“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”,都对元宵节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描写。

  这些文学著作都写到了花灯,如《西游记》里的花灯:“三五良宵节,上元春色和。花灯悬闹市,齐唱太平歌。又见那六街三市灯亮,半空一鉴初升。那月如冯夷推上烂银盘,这灯似仙女织成铺地锦。灯映月,增一倍光辉;月照灯,添十分灿烂。观不尽铁锁星桥,看不了灯花火树。雪花灯、梅花灯,春冰剪碎;绣屏灯、画屏灯,五彩攒成。核桃灯、荷花灯,灯楼高挂;青狮灯、白象灯,灯架高檠。虾儿灯、鳖儿灯,棚前高弄;羊儿灯、兔儿灯,檐下精神。鹰儿灯、凤儿灯,相连相并;虎儿灯、马儿灯,同走同行。仙鹤灯、白鹿灯,寿星骑坐;金鱼灯、长鲸灯,李白高乘。鳌山灯,神仙聚会;走马灯,武将交锋。万千家灯火楼台,十数里云烟世界。那壁厢,索琅琅玉?飞来;这壁厢,毂辘辘香车辇过。看那红妆楼上,倚着栏,隔着帘,并着肩,携着手,双双美女贪欢;绿水桥边,闹吵吵,锦簇簇,醉醺醺,笑呵呵,对对游人戏彩。满城中箫鼓喧哗,彻夜里笙歌不断。”

  这些作品中也提到了元宵节的其他习俗,如“走百病”“看过会”“看社火”等等。其中多有对市井生活的白描。同时,这些作品中也写下了对盛时不再的追忆和感叹。《水浒传》和《三国演义》中既有对盛世的抗议,又有对乱世来临的预告,而《红楼梦》中元宵节的描写,尤其寓意深刻,在五十四回中,凤姐为了讨好贾母,在元宵的酒宴上一连说了两个“过正月半”的笑话,说完笑话,凤姐说:“咱们也该‘聋子放炮仗’散了罢。”这与第一回癞头僧所念“好防佳节元宵后,便是烟消火灭时”前后呼应。贾府由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”般的盛世,走向“忽喇喇似大厦倾,昏惨惨似灯将尽”的衰败。

  由上述可见,人心希望热闹、团圆、狂欢,尽管元宵节里会有杀戮、战争,但我们的古人仍把这一节日过得庄重、热烈,他们过元宵节有今人未必理解的在世感。而通过曹雪芹等伟大作家的总结,我们的文化也从节日中获得了极高明而中庸的教益。是的,千里搭长棚,没有不散的宴席。最繁华、最热闹的时刻和场面总伴随着不祥和悲哀,欢乐之后总是深深的落寞与不安。但我们人类在人生百年中,仍会年复一年地、一代一代地努力,搭起长棚,创造出繁华、欢乐来。

  跟除夕、春节等家人团聚的节日不同,元宵节的社会性是非常明显的,很多传统节日是关门阖家团聚,元宵节则是走出来参与社区活动,投入其中,猜灯谜,逛庙会,男女不禁。在与亲友、乡亲、街坊欢度元宵节时,我们都是这一节日里的主角。但在人生社会的节庆里,我们又都是节日借以书写的文本道具。只要有人存在,节日的庆典就会延续下去。

  西门大官人的焰火也好,贾府大观园的豪华也罢,都只是节日展开的道具,它们终将烟消云散。而欧阳修、辛弃疾、曹雪芹们的文字与世长存。在元宵节日里,只有超越性的参与,才能将景观化为与节日同辉的力量,感染一代又一代人。致广大而尽精微。因为节日及其超越者不会毁灭,毁灭的只是各类不自觉的道具。我们中国文化讲文化,化民成俗,以文化之,元宵节可算是一个典型。

  正月十五的元宵节,多在阳历2月中下旬,按大时间序列,2月中旬为贲卦时空。这是男欢女爱的时空,是奋发人心飞扬的时空,是装饰的时空,这一切多跟元宵节的习俗丝丝相扣。“山下有火,贲。”先哲曾给贲卦时空系辞说,“刚柔交错,天文也。文明以止,人文也。观乎天文以察时变,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。”这也极为精准地概括了元宵节的意义。

  (本文作者余世存为学者、诗人、作家,曾出版《大时间》《老子传》《家世》《时间之书》《非常道》等图书。)